當我們的口中說著「教育失敗」的同時……

-

有些當師長的人,總喜歡在嘴邊掛著「教育失敗」幾個字。

前些日子,回大學母校辦點事,在校門口的警衛室裡請求警衛先生的協助。警衛先生人相當好,知道我趕時間,願意立刻為我到相關單位去跑一趟。他請我在警衛室裡的一張椅子上坐著等候,我心懷感激,連忙道謝。等候的同時,我拿起手機來滑,打發時間。

不久,一位教授J進到警衛室,似乎正等候有人專車來接他外出。我認得他,在我畢業前,J教授便在母校有著德高望重的地位。我抬起頭看見他,他也看見我,我向他點點頭致意。

突然間,在警衛室外值勤的另一位警衛先生衝了進來,急急忙忙地對我揮揮手:「快起來,還不趕快把位子讓給J教授!」又說:「J教授,請坐、請坐!」

還來不及反應,我便從椅子上彈了起來。J教授緩緩地走向我剛剛坐著的椅子,不時雙眼上下地打量著我,問道:「你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嗎?」

「報告教授,我不是。」我回答。J教授接著問:「那我看起來像是工作人員嗎?」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這樣問,狐疑地看著他。在他翻著報紙的同時,我在一旁站著想半天,不知道他話中的意思,但心裡就是不舒服。

突然間我明白了!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向前一步:「請問J教授,那麼……我看起來像工作人員嗎?」我想,他可能以為我是這裡的工讀生,看到他來時,不該坐在這椅子上,要主動讓位給他才是。然而,我只是個畢業校友,回來辦點事情罷了。

J教授轉過身,站了起來,臉色鐵青:「我有說你看起來像工作人員嗎?你這個人講話怎麼這個樣子?」我沒有回應,只是微笑看著他。「我又沒有一定要你讓我坐,你要坐著就坐著,我去旁邊小椅子待著也行,為什麼要說這種話?我剛剛看你還蠻有禮貌的,沒想到……」他說話的分貝越拉越高,我知道他生氣了,於是繼續對他微微笑,什麼都不說。

我忘記他還碎碎念了些什麼,最後邊搖頭,邊丟下一句:「教育失敗,真是教育失敗!」

 

☆☆

好一句「教育失敗」。過去還是個學生時,聽到大人說起「教育失敗」這個幾個字,我沒什麼感覺;反正從小品學兼優,他們說的大概不會是我。而現在自己當了老師後,每當同樣從事教職的人說起「教育失敗」時,聽來卻感到格外刺耳。

當「教育失敗」這句話是從一位德高望重且曾經教過我的大學教授口中說出來的,更是令人感到怪異。如果在我身上是個教育失敗的例子,那麼,誰該負起責任呢?又是誰,讓教育失敗了呢? 

 

☆☆

我們常批評現在的孩子抗壓性不足、不懂禮貌、白目、被動消極、缺乏遠見……巴拉巴拉什麼的,總之就是一代不如一代,有時候會忍不住講說是「教育失敗」。確實,現在的學生有些行為真的讓人看不下去。

然而,我好奇的是,難道過去不也是如此嗎?過去的孩子(也就是我們這一代的成人)難道就是這般知書達禮、完美無瑕嗎?摸著良心說,這根本是騙小孩捏造出來的假象!我們也是這樣跌跌撞撞,一路上被師長教誨鞭策長大的。

我們不想面對的事實是,其實現在的我們也沒好到哪裡去。

電子產品使用過量、對弱勢者視而不見、逃避參與公共事務、總是說得到做不到,別說是懶得垃圾分類,連最基本的遵守交通規則,或者搭大眾交通工具時的禮節,我們都不一定願意做好。君不見等公車時乖乖排隊的都是學生,大人則插隊、推擠樣樣來;捷運或火車來了,沒等車上乘客下車便急著擠上車的,也都是大人們。在大眾運輸工具上,主動讓座給老弱婦孺的也常是身著制服的學生們,偶而有個不長眼的沒讓位,在那邊滑手機或裝睡,便要被媒體大肆報導或網路上肉搜撻伐。

是的,確實是教育失敗了!因為,我們沒有為孩子們豎立起良好的典範,我們總是為孩子做了不正確的示範。我們喜歡耍特權、不懂得尊重他人、老愛貪一時之便、有時還睜眼說瞎話。這總總一切,孩子都看在眼裡,也有樣學樣了起來。與其說是一代不如一代,不如說是一代複製一代。因此,失敗的不是教育,不是孩子,而是身為師長的我們。

再者,如果說現在的孩子是教育失敗下的劣質品,那麼,他們是誰教出來的呢?不正是這些正在教育現場服務的我們嗎?我們很少教導孩子們品格這回事,我們很少告訴孩們子該如何提升挫折容忍力,我們很少與孩子們討論如何樂觀積極,我們只要他們努力讀書,連所謂的服務學習都只是為了取得學分,或者為了增加升學的優勢。

 

☆☆

在學校裡,每次見到學生不與我打招呼(也許裝作沒看見),或者和我說話時態度輕挑、不知分寸,我總會在心裡偷偷批評這些孩子,認為他們太不懂事了。然而,我有時也會想著,憑什麼學生一定要對我畢恭畢敬呢?

學生展現彬彬有禮的態度,我感到開心;學生對我態度輕浮,我感到不爽。真相會不會是,我有意無意地透過要求或期待孩子們尊敬我,來顯現我的自我價值?遇到聽話乖巧又友善的孩子,我覺得自己被捧上了天,自我感覺良好;遇到不長眼的,我生氣憤怒,更加拉高姿態,拜託,我是老師耶!不知不覺中,我將自己的地位越抬越高,並且視為理所當然。

問題是,從事教育這一行,究竟是來尋求被尊敬的快感,還是來幫助學生們正向成長的呢?如果是前者,恐怕我們很容易就迷失在我高你低、我尊你卑的位階遊戲中了!此時,我們當然沒有能力反省自己到底是如何影響我們的下一代。於是,我們用「教育失敗」這個含糊的詞來責難我們的學生,卻不知道真正需要檢討的是身為大人及師長的我們。

 

☆☆

我想,這位大牌J教授,正是個自我感覺極度良好又缺乏自覺的大人吧!在他眼中,我大概被歸為白目那一類的年輕人,看到校園裡的大牌級教授,不懂得讓位就算了,還不知好歹地給他一記回馬槍。我想這是他始料未及的吧!

第一時間沒起身讓位,不是我不懂得尊師重道,而是我根本不想甩他的架子。當我被粗暴地從椅子上挖起來時,更讓我確信他並不值得我敬重。保養得宜的我被他誤認為是個大學在校生,沒想到我是畢業校友,好歹也是個客人。然而,就算是學生,也應該有被尊重的權利。

如果想得到別人的尊重,就得先能尊重別人;最起碼,尊重自己的身份與職業,有著身為一位教育工作者的自覺。「老師」這個詞,不是拿來被捧上天的,而是要做孩子們的楷模,發揮正向的影響力才是呀!

說起來,「教育失敗」這個詞,應該是不得志的年輕人對教育體制或大人們的控訴;諷刺的是,曾幾何時,卻變成了師長責難孩子行為不當的言詞了。如果我們少了這份自覺的能力,我們不只教育失敗,還是個失敗的教育工作者。

(本文撰寫於2015年4月9日)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