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業學習很重要嗎?當孩子不想繼續升學時……

-

一直以來,我投入許多心思在推廣學習輔導與諮商,協助孩子們在課業學習上能減少挫敗,獲得更多的成功。

我也不諱言,協助孩子提升課業成就真的相當困難,我也常感到十分挫敗。

在一次對教師的演講中,有個老師提問:「既然學習輔導失敗率這麼高,而孩子成長過程中的發展任務這麼多,我們是不是可以不要總是聚焦在『課業學習』這件事情上?」

這是個一針見血的問題。

確實,課業學習不該是孩子生活的全部,人際關係、生涯探索、親密情感、品德群性、自我概念、情緒與壓力管理、領導才能……等議題,都與課業學習有著等量齊觀的地位,甚至比課業學習重要多了。


人的問題是無法被分割的

這些可以被語言文字說出來議題,只是一個個我們用來界定人生中重要任務的概念,方便我們溝通、理解與聚焦。然而,人的生活是無法分割的,儘管可以被用語言文字劃分成各個議題,但各項議題之間彼此息息相關,牽一髮而動全身。

不同的協助者從不同的角度看問題,提供協助,難免失之偏頗。例如,孩子出現情緒困擾,便從情緒的焦點介入;孩子對未來的目標感到困惑,便從生涯議題介入;孩子在同儕間受到排擠與孤立,便與他討論人際溝通與關係經營的話題。這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式的協助,並不把人當成一個整體。

對孩子課業學習困擾的協助也是一樣。

一般孩子課業學習挫敗或成就低落,多數來自於不知道有哪些有效的學習策略以幫助自己因應課業挑戰,亦可能一再地使用了無效的學習策略而不自知,或不願意改變。此時,提供孩子一個重新檢視自己讀書學習策略使用狀況的機會,且幫助孩子發展與執行有效的讀書策略,將會對孩子在改善課業學習表現上有所幫助。

然而,若我們看不見孩子在課業學習困擾背後的其他影響因素,特別是生活中的其他重要課題,或成長過程中層層累積的創傷時,師長對孩子提供的協助便有了侷限,也常常與孩子一同陷入動彈不得的困境中。

這就是我常說,對於課業學習的協助相當困難的原因。


課業學習很重要,但卻不是最重要

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既然課業學習不一定是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課題,但多數師長又肯定讀書學習的價值。那麼,我們該如何看待孩子對於課業學習這件事的各種觀點呢?

我不只一次地強調,推廣學習輔導與諮商,並不是在為升學主義而服務。我肯定課業學習的重要性,一方面是,來學校接受教育,透過課業學習而累積知識技能,甚至透過課業表現以爭取升學或就業的資格,確實是讓一個人擁有謀生能力的主流管道。

另一方面,優異的課業表現需動員起生活各層面的行為,是整體自我管理能力的展現。包括各種有效學習策略的採用,也就是「學習如何學習」。我認為,這才是一個人終其一生能持續進步最重要的元素,而非究竟學習到了什麼。

然而,孩子也許不是這樣想的。在課業學習的價值這件事情上,他們會與我們有著迥異的看法。


面對孩子做出與主流價值不同的生涯決定時

在現在升學管道暢通的年代,考不上高中、大學比考得上還難。完成義務教育繼續升上高中職,完成高中職教育後走入大專校院,乃順理成章;甚至往上攻讀研究所也是相當自然不過的事了。

被多數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卻總有少數孩子有著特異的看法。

每年總會有一、兩個孩子在諮商室中告訴我,在高職畢業後,決定不要繼續升大學了。我很好奇地問他們是如何做出這個決定的,他們給我的理由總是包羅萬象。

「家裡經濟困難,需要我先去工作賺錢。」

「我對現在所學沒興趣,一時又找不到有熱情的領域,繼續讀書只是痛苦又浪費時間,不如先去工作,等以後想唸書再回來。」

「我的功課很爛,就算去念大學也只能念私立的,再加上體弱多病;想一想,還是在家裡幫忙好了。」

「我想念這個科系,但我父母不同意,我們鬧僵了!他們說如果要念這個科系,就乾脆不要念大學。好啊!不念就不念嘛!等以後我存夠了錢再去念。」

「一直在校園中讀書,暫時對我而言沒幫助,我想先到業界闖一闖,開開眼界後,才會知道我需要再進修些什麼。」

看吧!各種原因應有盡有。

在仔細地了解他們的思考脈絡,並與他們充分討論,分析利弊得失後,如果他們的決定仍然不變。我最後總會問一個問題:

「當你已經想清楚,也為自己做了這個決定,意味著你也必須為這個決定負起完全的責任。對於不升學可能帶來的影響,不論是好是壞,你可以負起完全的責任嗎?」

當坐在我對面的孩子,對我用力地點點頭,並流露出自信與肯定地眼神時,我會微笑地告訴他:「那麼,老師尊重你的決定。我祝福你!」

身為一位輔導教師,對於涉及價值觀的問題都要小心以對。我知道在讀書學習或升學這件事情上,我有我自己的價值觀,同時,我也需要尊重不同的決定,只要個案能夠為自己的人生成敗負起完全的責任即可。


孩子真的想清楚了嗎?

當孩子決定背離主流價值,為自己的學涯歷程做出一個與大多數人不同的決定時,大人難免會擔心,孩子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即使我與孩子充分地討論過,最後選擇尊重並祝福孩子另類的決定,我的心底不免也會感到不安。畢竟,大多數人走的路,似乎是一條較為安全的路。

然而,當我們再一次思索這個問題,我們是否也該問問:「這些跟隨主流價值而走的孩子們,有多少人是真正想清楚,抑或只是人云亦云,盲目地從眾罷了?」

反倒是這些令人放不下心的孩子們,他們才是對自己的學涯方向,經過一番深思的;畢竟,選擇一條與多數人不同的路,是要付出極大代價的,過程艱辛且寂寞。即使未來失敗了、跌倒了又如何?人不都是在挫折中獲得成長嗎?而他們會比大多數的孩子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這便是最難人可貴的了。

再者,我們永遠無法為另一個人的人生成敗負責,即使是自己的學生或子女也是如此。當孩子願意承諾自己將負起責任,我們就該放手讓他去開創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


在課業學習議題的協助上找到適切的位置

身為一位學校輔導教師,我用輔導的立場與觀點在看待孩子課業學習這件事。輔導工作源自於當代的民主思潮,其核心精神在於「自我決定、自我負責」。

於是……

  • 當孩子在課業學習上感到困擾,有著想要改善課業學習表現的意願時,我透過學習議題的會談提供其協助,幫助他找到更多有效的學習策略,看到更多在課業上提升與改變的可能性。
  • 當孩子迷失於不知道為什麼讀書學習時,我與孩子們討論讀書學習的價值,引導其擴大對讀書學習目的與重要性的思索範疇,從而建立起對自己有意義的課業學習價值。
  • 而當孩子清楚知道讀書學習對自己的意義與功能,並且願意勇敢且負責任地做出屬與自己人生的決定時,我信任、尊重,同時祝福他。
師長們,對於孩子課業學習議題的協助,您的立場是什麼?您找對位置了嗎?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