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到底需不需要?從我的補習人生談起……

-

作者:陳志恆

當老師的,難免會被家長問到,孩子是否需要在課後參加額外的補習?這個問題確實不好回答。

不好回答的原因在於,一方面要評估孩子是否真的在課業上有這需要;另一方面,則常是花大半心力在安撫家長多餘的焦慮。

我從小補習到大,扣除小時候參加的作文、美術、珠心算、兒童美語等才藝班;從國小高年級開始就被安排去參加與課業有關的學科補習。

當時參加補習,不是我有需要,而是我父母聽說上國中、高中哪些科目很難,要補習才行,便讓我去補習。我也沒多想,倒也還維持不錯的成績。

就因為課業成績總是頗為優異,所以我覺得補習對我應該是有幫助的;當然,我也不知道若沒補習會怎樣,畢竟沒有比較過。

至於我的學校老師嘛!對於補習這件事則有著各種看法。

有一類的老師,是當時在國中校園中屬於資深級的中流砥柱,泰半接近退休年齡,對補習抱持堅定反對的立場。

「學校老師又不是教不好,幹嘛還去補習?」、「上課認真聽就行了,去補習浪費時間又浪費錢!」這是他們常在課堂中,對著我們這些有在補習的學生說的話。

我不知道他們哪來的自信,不過,他們的教學成效真的不怎麼樣,我打賭班上有一半同學聽不懂。如果不補習,我的英文或數學的底子大概不會太好。

有趣的是,一些教學功力了得,被同學們冠上「名師」或「神」之類的老師,卻大聲倡議同學們去補習。

「該補就要補!如果覺得老師教得聽不懂,或不夠用,那就去補習!」。從他們的語氣和眼神,你會百分之百相信這是肺腑之言,絕非違心之論。

有的老師更直白:「沒關係,去補習,我不反對!我也讓我的小孩去參加補習。」別懷疑,這些老師下班後並沒有私下開家教班給人補習的。

上了高中,我仍然相信補習。高一還沒開學,就先在家裡附近參加高一先修班。上了一個學期,發現與我在市區那所明星學校所學的進度和內容實在有落差,成效不大。於是我向我父母要求換補習班。

同學帶我到市區的補習班試聽了一節,我被台上某名師唱作俱佳的教學(表演?)給深深吸引;回頭,放眼望去,台下坐滿約莫200名與我穿著同樣制服的學生,拼命埋頭抄寫筆記。

「嗯!高中生就該像這個樣子!」我回到家向父親大人要了大筆鈔票繳學費去。

這是第一次,我在補習這件事情上,自己做了決定。

高中時期,參加補習除了補強課業外,還存在著其他「樂趣」。

出了校門,不在是直接回家,而是吃飯後等補習。總有一段空閒時間可以和同學留在學校打球,或者在市區晃晃,讓來自四面八方的同學們帶我認識這個世界(城市?)。光是這點時間,就足以讓我這土包子增廣見聞了不少。

在補習班中,大部分的時間雖然都聚精會神,或者振筆疾書,但也有精神委靡、偷打瞌睡的時候;做白日夢,或者偷偷盯著女校同學傻笑,也是要的。

認真了三個小時後,背起書包,拖著沈重步伐去搭公車,回到家已超過晚上十點。洗個澡、吃個點心,再拿起作業繼續奮戰到深夜……

高中時的我,也曾經懷疑過補習對我是否真的有用?但大半時候,我對補習都是持肯定的態度;大不了是換補習班,從沒想過要停掉補習。

一方面,來自於我從沒間斷過我的補習人生;我擔心,若沒補習,課業表現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另一方面,放學後去補習班繼續聽三個小時的課,雖然很累,但也有其他樂趣存在。這支撐了我繼續補習的信念。

高三,是人生中課業壓力最重的一年。

有一天,一位同學到我身邊,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張廣告紙。「嘿!你看一下,有沒有興趣?」他放低音量。是某知名美語補習班的招生廣告。我說:「你幹嘛啦?我們又沒有要考托福或多益!」

「你看仔細點,是英文寫作班啦!」他用手指著其中一個班別。

從高三開始,英文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便是英文作文,大部分的同學都感到痛苦萬分,畢竟雖然學了好幾年英文,但英文寫作卻是前所未見。

我想起我那慘不忍睹的英文作文,動了去補習的心。我說:「讓我思考思考……」。我當時的神情勢必顯得相當嚴肅。

「還用想喔!補什麼啦?」他拉高音調吶喊著。「去補英文作文,你是對得起雄哥喔!」

雄哥,是我們高三的英文老師,為人海派,很合我們這般男校學生的胃口。教學功力更是了得,紮紮實實,毫不含糊。

「靠!不是你先問我有沒有興趣的?」我白了他一眼。「是沒錯啦!我是在想,需不需要透過補習加減救一下,但又覺得雄哥教得很好,有必要嗎?」

原來,這傢伙也舉棋不定呀!

經過一番討論,我們決定去跟雄哥商量,每天交給他一篇英文作文,要他以大學聯考的評分標準為我們批改。雄哥果然海派,二話不說,一口答應。

於是,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早上利用下課時間拼命寫英文作文,中午準時將作品交給雄哥,下午便拿到雄哥給我們的評分。日復一日,少有間斷。

我和那位同學在大學學測的英文作文成績都不差,謝謝雄哥!

高中畢業,補習人生就此劃下句點了嗎?當然沒有!

大三暑假,決定要放手一搏去考當時錄取率低的可憐的研究所。學校教授曾恐嚇我們至少要讀一百遍以上才會考取,於是有些同學大二就開始跑補習班了。

大部分去補習準備考研究所的同學都是補全科,而我只選擇比較不擅長的某一科目去補習,其他的準備自己念。

補全科優惠多,單補一科沒折扣,實在是虧很大,補習班的招生伎倆真是高明。不過,我很清楚,我的策略是:聽懂了、學會了,剩下的就自己讀—-有系統地讀。

對於補習,我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了。

結果如何?當然是考上了,至於那些大二就開始補習、參加全科補習的同學,考上的不僅不多,有的最後還放棄不考了。

感謝各位願意耐住性子閱讀我的「補習人生」。好吧!到底,孩子有這個必要去補習嗎?我還是得為這個問題發表點看法。我的淺見如下:

(一)親愛的家長,當您考慮為孩子安排補習前,請先釐清,是您的孩子真的有需要,還是安排孩子去補個習會讓您比較安心?如果是後者,請先找其他方法處理自己的焦慮,而非補習。

(二)由孩子自己決定是否參加補習吧!

在「自我調整學習策略模式」中,參加補習是屬於「求助資源領域」的學習策略,孩子發現自己在學校無法完全理解課業內容,透過求助補習班幫助自己有更好的學習。

然而,補習同時也牽涉到任務領域(評估學校老師的教學風格與接受度)、時間領域(補習將佔用其他可用來溫習功課的時間)等學習策略的綜合使用。

所以,讓孩子自己決定是否補習,其實是在讓孩子有機會反思自己學習過程中各層面的運作狀況,以及學習如何有效管理自己的學習行為。

(三)孩子若無法做出決定,或者人云亦云。家長可以暫時依自己的判斷為孩子安排是否補習,但請容許孩子日後有決定是否繼續補習或者轉換補習環境的彈性。

(四)請記住,補習只是解決學習困難、提升課業表現的「資源」之一。真正重要的是,孩子應當發展出一套因應課業困難的系統性學習策略,並選擇是否將補習納入其學習策略中。如此,孩子才會清楚知道為什麼補習,以及補習到底對自己的幫助為何。

我不諱言,有的學校老師真的教得不怎麼樣(或孩子就是難以接受),甚至我有遇過某些老師知道同學們都在補習,便很「隨性」地教學,或者直接跳過基本概念,挑戰困難的題目。補習確實是彌補這不足的資源之一。

然而,有些補習班除了幫孩子補強課業之外,還幫孩子安排複習進度和大小測驗。家長和孩子不用想太多,人到了那裡就按表操課,自然會生出好成績。

小心!這種補習法是否會有好的課業表現很難說,但卻剝奪了孩子練習自主規劃與管理自己學習活動的機會了。

長遠來看,這絕非好事!為什麼?

讀書考試不會在離開了校園就結束。許多人在完成學業後規劃要參加某些考試,包括教師甄試、公職考試、語文檢定、留學考試……等。這些與職涯息息相關的考試,每一項可都需要用長期抗戰的決心來因應。當然,寫學位論文也包括在其中。

然而,我身旁卻常有些人在面對這些考試時,顯得不知所措。從小應付考試到大,卻在此刻不知道怎麼規劃讀書時間、安排溫習進度、蒐集應考資料,進而系統性、目標性地按部就班執行讀書計畫。

再加上成人世界中各種大小瑣事的干擾(家人、工作、金錢、交際應酬……等),若缺乏自主規劃讀書計畫以因應考試的能力,很容易就會放棄了。

關於補習這件事,我想說的就是這些。

作者

陳志恆 /諮商心理師、學校輔導教師,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喜歡與人相處,卻患有權威恐懼症,常以正經嚴肅的形象見人,卻被學生視為諧星。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不學無術,愛湊熱鬧,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

E-mail:heng711@hotmail.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