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對助人者來說,並不遙遠的真實個案故事

-

圖片來源:该图片由Susan CiprianoPixabay上发布

我是個親子教養講師,常到各處去分享,也傾聽眾多家長描述,他們在養兒育女上的煩惱。我常感到很慶幸,自己雖然也遭遇教養上的困境,但問題相對輕微多了!

我也是個心理助人者,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心理會談中。當傾聽個案訴說的故事後,常會覺得自己很幸運;我實在很難想像,如果那些悲慘際遇,發生在自己身上,該怎麼辦?

然而,身為一位心理諮商或治療的專業助人者,就會對人生中的痛苦免疫了嗎?特別是那些因為喪親、挫敗、打擊、情感斷裂或身體病痛而帶來的焦慮、憂鬱、恐慌、無力與失落,在人生的某一階段,突然來敲門,我們被迫親身經歷這些痛苦時,又該如何自處?

許多人以為,從事心理諮商或輔導的助人工作者,一定擁有健全的心理狀態,面對人生的壓力與困擾,也總能夠見招拆招,迎刃而解。

事實不然!許多所謂婚姻或愛情領域的專家,自己的情感狀態也不若外界想像的如此美滿;許多所謂的教養專家,自己與孩子互動時,也是問題重重,包括我在內。

過去,我曾在中學裡擔任過多年輔導教師,後來離職成了自由工作者,除了到處演講授課外,還嘗試寫作、出版、與錄製線上課程,有時候會出現在各大媒體或網路平台中。

有一次,我曾被問到:「志恆老師,你這麼忙碌,是怎麼做好時間管理,讓自己時時刻刻保持從容,看起來總是狀態良好?」

這肯定是天大的誤會!我哪裡從容了?我哪裡狀態良好了?我的時間管理也是一團亂,也常在慌亂中試圖找到平衡,就好像馬戲團雜耍表演轉盤子一樣。

而我也曾因為焦慮深受失眠所苦,調整一陣子之後,又因為發現缺少進修,而總有「不夠專業」的念頭冒出,我知道這是「冒牌者症候群」。而當初會離開教職,不是因為我有多勇敢,除了有些夢想之外,更多的是我想逃離那個逐漸令我感到窒息的位置。

所以,我不僅不夠勇敢,還抗壓力不足。因此,當我聽到案主傾訴的悲慘故事,又看到他們能夠撐到現在,我內心是由衷的佩服的。許多人的生命,比我們想像得還具有韌性。

簡單而言,身為一個心理助人者,個案教會我們的,比我們能帶給個案的,還要多更多。

《一千個日子和一杯茶》的作者凡妮莎,是一位訓練有素且經驗豐富心理治療師,在一個平凡的不得了的清晨,悲慘際遇找上了門——她的配偶在游泳後,猝死在更衣間中。她目睹親密愛人被急救、送醫,最後宣告死亡。接下來,是一段沉痛的哀傷期。為此,她也接受心理治療,選擇向一位陌生的助人者,傾吐那段不想再回憶起的意外經歷,訴說著內心的糾結與痛苦。

她知道,她必須這麼做。就好像,有許多來找她接受心理治療的個案,也很需要把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痛苦際遇,好好地訴說出來一樣。

隨著突如其來的喪偶之痛,凡妮莎陷入悲傷與失落之中,她時常感到孤獨,也對這一切感到很不真實。隨之而來,她也遇上了與孩子相處上的困難,以及因自我價值感重挫,而無法展開新的親密關係。

突然間,那些教科書上提到的理論與案例,如此寫實地發生在自己身上。人生的巨變逼得我們得改變,但這些改變往往不在計畫中。凡妮莎卻發現,帶他走過這趟困境,並在糟透了的時刻獲得養分的,進而踏上自我改變旅程的,竟是那些她曾經幫助與陪伴過的個案。

於是,她像她的個案一樣,開始去尋求心理治療的協助;她也將用在病患身上的治療技巧,用來幫助自己度過悲傷。她更把這段過程,訴諸文字;我相信,在寫作分享的過程中,又是一次療癒的旅程。

哀傷與失落也許永遠都在,但日子仍然可以過得下去。消逝的人不會再回來,但我們卻能在無止境的思念中,繼續邁開步伐踏向未知。

《一千個日子和一杯茶》是一本心理治療專業人員在經歷喪偶,深度自我揭露與自我省思的文字紀錄,寫的雖然是他自己的故事,卻能為許多有相同經歷的讀者,帶來支持與力量,至少,能陪伴你走過不只一千個日子。

(本文為《一千個日子與一杯茶:一個臨床心理學家克服悲傷的故事》(菓子文化,2022)一書推薦序)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