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驚恐的一晚後,心理助人工作者的內心煎熬

-

心理助人工作者展現高效率的安心行動

北捷事件震驚全台,事發後立即成為媒體及眾人關注的焦點。

當時忙碌的我,是在第二天中午才得知這件令人驚恐的消息。我開始瀏覽網路媒體的報導,漸漸了解事件的全貌;同時也在臉書社群中,關注大家討論的議題動態。

事發之後,正當媒體沸沸揚揚、全天候24小時不斷播送著駭人的畫面,並開始揣測兇嫌問題成因的同時,第一線的心理助人工作者已經展開高效率的「安心行動」,成了穩定社會大眾精神與情緒狀態的重要力量來源。

事發當晚,即有北部某高中的輔導教師擬了一份「安心文宣」,第一時間透過網路告知學校的教師、學生與家長應該如何面對此事,要大家關心自己因為此事而產生的各種身心反應。這份安心文宣在網路上瘋狂分享與轉載,成了各級學校輔導教師在因應此事後續負面效應的範本。

接著,也有許多心理助人工作者陸續撰文要求媒體自律,呼籲民眾停止一再觀看相關新聞報導或畫面,避免產生替代性創傷。同時,為了避免媒體偏頗報導或過度渲染,許多心理助人工作者也採用較為客觀、中立與全盤的觀點去探討此事,試圖去標籤化,導正視聽。這些作為,著實在此事發生的24小時內,成為國人安定身心的一股力量來源。然而,在安了人民的心的同時,第一線心理助人工作者的內心卻是深感憂心與不安的。

 

紅色警戒:心理助人工作者人人自危,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廣義而言,心理助人工作者包括學校體系中的學校輔導教師、專兼任輔導人員;社區或社政體系中的心理師、社會工作人員,以及精神醫療機構的精神科醫師、心理師及相關護理人員等。

事發之後,立即有媒體、名嘴或政治人物將矛頭指向學校的輔導機制出現漏洞,並開始高規格檢討國內整體精神衛生體系的運作。教育部長也宣示要立即檢視各級學校的輔導工作現狀。其實不需要名嘴大官們的提醒或施壓,第一線的心理助人工作者早就人人繃緊神經,進入高度警戒狀態。

當我得知這件事情的當下,除了感到震驚外,第一個念頭是,我的服務對象中是否有尚未被辨識出來的高危險群,我是否有疏忽了哪一個個案,沒有好好去進行追蹤輔導,或者,有那個環節沒有顧慮到……。

最近剛好因為處理個案問題而需要與學校內的導師、教官及校外的社工及精神衛生單位的個案管理員聯繫。在聯繫的過程中,我可以深刻地感覺到不同單位的助人工作者都試圖以最高規格的標準與作法來面對個案的問題,不斷在思考還有什麼該做但沒有做的事情。顯然是受到北捷事件的影響,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在檢討心理衛生與輔導機制的同時…… 

用一件悲痛的事件換來對整個心理衛生與輔導體系的檢討,代價或許太大,但正面來想,也許是個讓系統與機制有所改變的機會。然而,我相信有許多第一線的心理助人工作者在聽聞這件事的同時,心中是深感挫敗的。

不論在哪個領域或單位任職的心理助人工作者,平時無不背負著龐大的個案量;同時,還得身兼心理衛生推廣教育的任務及處理繁瑣行政雜務。

在學校裡,輔導教師的工作內容相當繁雜。除了基本的個案輔導外,還要實施許多心理衛生推廣服務。每一項活動的辦理,都牽涉到相當複雜與繁瑣的行政程序,包括場地協調、人力配置、經費申請與核銷、計畫撰寫與申請、資源聯繫,更不用說還有一大堆上級交辦的表單要填寫。每一項行政事務都不難,但瑣瑣碎碎累積起來,卻也得耗去大量的時間與精神。矛盾的是,工作中大部分的時間與精力都花在處理這些繁雜的瑣事上,若同時有著時間的壓力,常常沒有多餘的心思去關注個案的身心狀況。

 

追蹤輔導是最容易被忽略,但也最無力去執行的一環 

在學校輔導工作中,追蹤輔導是一件例行且相當重要的工作。當輔導教師評估個案的問題暫趨穩定,已不需積極介入時,便會將個案轉列為待追蹤輔導的名單。輔導教師每隔一段時間便透過面談、電話關懷或其他方式了解個案生活適應狀況;而當個案有需要時,便再積極為個案安排相關輔導措施。如此直至個案畢業。甚至在個案轉換教育階段後,還需做好轉銜輔導工作。

然而,追蹤輔導也是最容易被疏忽的一環。因為個案狀況趨於穩定,於是輔導教師開始將心力轉移至其他當下嚴重問題的個案身上;或者在各種心理衛生推廣活動繁忙時,則常將追蹤輔導的工作暫放在一旁。但往往事情是一波接著一波,嚴重問題的個案是一個接著一個而來,輔導教師便幾乎沒有時間與心力進行追蹤輔導的工作了。當舊的個案被淹沒在新的個案與各種大大小小活動之中時,若這些待追蹤輔導的個案一出事,往往教人措手不及。 

 

忙碌不堪的代價:個案沒出事不代表穩定 

還記得之前曾有一段時間不斷在忙著辦理學生升學輔導的活動,較少有時間與精神去關注狀況相對穩定的個案。有一天早上,一位的個案的家長帶著個案前來辦理休學,進一步了解之後才驚覺,個案的狀況並非趨於穩定,而是越來越嚴重;個案不敢主動來求助,而我又忙得不可開交。當下的我只能用自責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我一直以為他的狀況穩定,但事實卻不是如此;我有把他放在心上,想著有空時要去關心一下,但我卻因始終忙碌不堪而沒有與他接觸。

身為一位心理助人工作者,以處理個案問題為優先永遠是這份工作的「規矩」,也才符合專業倫理的要求。然而,很多時候,我們卻無法遵照這規矩而行。許許多多的心理工作者,內心都有著該優先處理個案還是處理上級交辦業務的衝突。

 

請給心理助人工作者掌聲吧! 

北捷事件的發生,讓我深感挫折。這是一種替代性的創傷,因為我知道兇手所屬學校的相關輔導人員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煎熬與痛苦,而我能感同身受。或許很多助人工作者與我一樣,一方面為此事的發生感到悲痛萬分,另一方面則僥倖地為自己的個案還沒有出大事而感到慶幸;同時,趕緊回頭去追蹤那些看似穩定且「好久不見」的個案。

親愛的朋友,若您同是心理助人工作者,請肯定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您雖身為專業人員,但也只是個人,百密必有一疏。而我們仍要在無奈、矛盾與扭曲的工作氛圍中前進。

若您不是心理助人工作者,請少些苛責,不吝給予他們一點掌聲吧!因為,每次在社會重大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是他們立即動起來給予社會穩定的支持力量。而他們的努力需要被看見,這僅僅是心理助人工作者卑微的期待罷了!

                                                                                        (本文撰寫於2014年5月23日)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