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中的鳳梨國旗心理學

-

 

剛開學的某天一大早,當我走進辦公室時,便有一位家長帶著她的孩子等著我。

孩子眼眶泛紅,掛著兩行淚水,說什麼也不要進教室上課;母親則是既焦慮又無奈,看到我進到辦公室,立刻批哩啪啦說起孩子的狀況。

花了一番心思了解情形,先安撫焦慮的母親,再試著與孩子接觸。慢慢地,孩子的情緒穩定下來了,但光是這樣已經折騰了兩、三小時了。

這時一位輔導室的「老朋友」走了進來,是舊個案。他在教室裡嚴重焦慮的毛病又犯了,只好趕緊走來輔導室休息一下。

一轉眼,到了午休時間。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搞定,讓他們回班上去上課了。正想小憩片刻,一位老顧客也上門光顧了。

「老師,這事情已經讓我煩惱一整天了,我非得找你好好聊聊不可!」

「很急嗎?一定要現在嗎?」我說。

「很急!我已經跟導師報備過了,現在就可以談了。」

好吧!我請他先進諮商室中等我,我則在外頭無奈地做做伸展操……(免得睡著)。

★★ 

身為一位輔導教師,不怕個案多、事情雜,就怕同一時間來了好幾個,應接不暇,如果又都是危機個案,真叫人措手不及。危機個案之所以「危機」,就是事態嚴重、不能等,必須立刻介入處理(但通常都沒有很嚴重,只是丟著不管又不行)。雖然很想叫他們過兩天再心情不好—但你知道的,這不可能!

當一片混亂過後,終於可以坐下來、喘口氣時,早已過了下班時間。靜下心來,腦中便開始思索著,今天究竟是怎麼了?怎麼個案一個接著一個,舊雨新知都來光顧,而且都說自己很急!

「該不會是有人偷吃鳳梨?」

這是當同事間遇到個案量相當大的時候時,在閒聊時常會出現的問句。或者,我們也會懷疑,是否中秋節快到了,有親朋好友或訪客帶來鳳梨酥之類的東西當作伴手禮。

舉凡與鳳梨相關的食品如鳳梨酥、鳳梨汁、鳳梨果醬等,都是各級學校輔導室的「違禁品」。一經查獲、一律銷毀。輔導老師聞鳳梨則色變,總是敬而遠之。就算是對鳳梨製品再喜愛,也得忍住,就怕旺了自己還不打緊,讓整間辦公室都雞犬不寧可就罪過了。

各行各業都有一些禁忌的東西,像是醫院急診室對鳳梨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就怕生意太興隆。據說,護理人員也被叮嚀不可以喝「每日C」,否則每天都CPR到手軟。除了鳳梨之外,芒果也得提防,就怕吃多了讓你整天「忙」不完。 

★★ 

還記得,有一次到教官室商談學生的問題,有位教官意圖請我吃鳳梨酥,我警覺性地連忙婉拒。只見教官皺起眉頭,哀求著我說:「你就行行好,幫忙吃,我們教官是不吃鳳梨酥的。」 

我瞄到桌上還有一整盒都沒動過,一定是某位熱情的長官或好心的家長帶來的禮物,這下讓教官們頭痛了。

「我說教官,身為國軍弟兄,怎麼可以這麼迷信呢?」我調侃地說。「不然,你不迷信,你整盒拿回去吃啊!」我無話可說,飛也似地逃離現場。

在學校,教官和輔導老師算是難兄難弟了!(難姊難妹?)我們都擔心學生接連出狀況,一時之間忙得不可開交。哪一陣子誰的生意特別興旺,總是會被交代記得去拜拜。

★★  

說也好玩,我們這些讀過點書的知識份子,明明知道個案量的多寡與吃某種東西在統計上是零相關,但就因為諧音的關係,會將鳳梨、芒果視為大敵。然而,不小心破了戒,偷吃了一塊鳳梨酥,心裡可真是會毛毛的,又叫人不敢不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Daniel Kehneman畢生致力於人類決策行為的研究,發現人不僅不理性,還不擅於機率與統計。例如人們多以為這輩子遇到他殺的可能性高過於自殺,出門在外總是處處提防別人,卻忽略了自身心理健康的維護;明明飛機失事的機率遠低於車禍,但總是聞空難而色變,只因為媒體報導空難場面是如此怵目驚心。九一一事件之後,許美國人不敢搭飛機,就算是長途旅行,也全改乘坐地面交通工具,反而大幅增加了因交通意外而導致死亡的數字。

人類的大腦傾向於關注自身周遭容易觀察得到的事情慘絕人寰的兇殺案件時有所聞,空難事件總是出現在報紙頭條,電子媒體24小時不斷播送著令人消化不良的畫面,佐以主播停不下來的急促語調,讓人不想忽略都難。

人類還有個天性是,如果兩件可觀察到的事情同時或先後發生,就會將兩者視為具有因果關係,但事實上卻常只是巧合例如,今天買刮刮樂中了大獎,發現自己身上穿著花襯衫,於是直覺地認為是花襯衫帶來了好手氣,往後每次出門買刮刮樂,都會穿著那件幸運的花襯衫。

經濟學及統計學者Nassim Nicholas Taleb在其著作《隨機騙局》中提到,在幾十萬年前的原始叢林裡,人類大腦關注的都是生死攸關的事情。當時的生活環境較為簡單,什麼導致什麼清清楚楚,多數都是可以觀察得到的。於是我們的大腦演化成具備只能判斷簡單情境中因果關係的功能,因而有了深度近視,只能看近不能看太遠,看太遠就會亂了方寸,結果導致因果錯置、移花接木

當人類文明不斷發展,生活環境日益複雜時,便越來越難以為某件事情的發生找到單純的原因。而統計是奠基於對大量樣本的觀察所得到的整體性描述或推論,更不是人類大腦所擅長的(終於找到攻讀研究所學位時統計恐懼症的原因了!)。

★★ 

然而,找到事件發生的原因卻是人們安全感的來源。人們總以為,知道問題發生的原因是什麼,就能夠藉由控制原因,預防或促進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因為,找到原因讓人有安全感、有可控制感,即使這原因不一定是合理的。

多少失戀的少男少女在諮商室裡大聲泣訴著「為什麼?」,他們告訴我,寧可知道對方有了小三或是狼心狗肺,也不願意被分手得不明不白。然而,即使知道找到了問題的原因也於事無補,但給個看似合理的理由,卻總會讓人稍微放下不安的心情。

這或許可以解釋輔導室(或教官室)裡將鳳梨、芒果或旺旺仙貝等視為違禁品這項潛規則的原因。

★★ 

我們總納悶著個案為何在突然間大量湧入,疑惑著為什麼最近某位輔導老師的生意特別好?於是我們本能性地想找出原因。但除了一些可預期的季節性因素外(如秋天是精神疾病的好發期、第一次月考後新生會出現大量適應不良情形等)幾乎很難找到偶發性個案量大增的原因,因為十之八九都只是湊巧罷了

於是我們開始朝神秘的原因做解釋,最近沒拜拜、辦公室擺設不對,或者某人吃了不該吃的禁忌食物。即使知道不合理,但有個歸因的出口,也讓我們心裡著實有了安定感,對不確定的情境更具有可控制感

而我們又如何荒謬地對這些隨機事件進行控制呢?

★★ 

幾年前,我在教官室看見某位教官的桌上插著一支小國旗,表示該教官當週值星。我直覺地想到,軍中流傳著國旗上的星芒據說具有鎮邪化煞的效果,好兄弟們見了都要退避三舍。於是我向教官要了一支小國旗回來插在辦公桌前,看看這正氣凜然的星芒會不會為我帶來工作上的平靜。

說也神奇,我就這麼風平浪靜地過了一個月,更令我對國旗的星芒具有安邦鎮邪的功效深信不疑。現在每當個案量暴增時,我總會不經意地去調整一下國旗擺放的角度,好讓星芒大面積地露出來。

不只是我,人人都各有自己的一套奇招,用來防止「旺」氣纏身。常見的包括在辦公室裡擺乖乖(據說綠色的比較有效),在門口貼著「門可羅雀」的春聯,或者擺些有避邪效果的花器、宗教飾品等。

★★ 

對於一個純然理性的人而言,我們的這些行為真會讓他笑掉大牙。說我們迷信也行,但這些儀式化的行為對人們卻是深具意義的。

透過儀式化行為的施行,我們對於未知與不可預期事件的恐懼感降低了,不可控制感減輕了;透過毫無邏輯可言的習慣性舉動,我們的內心卻因此被安頓了。帶著安頓好的心情,也讓我們較有能量去面對更多的未知與挑戰。

鳳梨是無辜的,是我們找不到生意太旺的原因時怪罪的對象;國旗也沒那麼神,只是我用來試圖控制未知的儀式化行為。鳳梨國旗心理學,背後無非是期望著校園裡的每個師生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本文撰寫於2014年9月6日) 

 

後記:

1.對於這篇文章的標題「校園中的鳳梨國旗心理學」,讀者可能會似曾相似的感覺。沒錯,就是模仿《蘋果橘子經濟學》這本書的書名啦!

2.本文旨在探討校園中(或者是所有助人照護同業中)的有趣現象,以趣味性為主,沒什麼學術或實務價值。但喜歡的話仍歡迎轉貼分享,一樣功德無量!

3.歡迎同業夥伴提供更多防止生意興旺的密招絕技,此生必定功德圓滿。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