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好好唸書,我也不想惹事呀!

-

圖片來源:该图片由PhotoleshPixabay上发布

儘管,我有著多年青少年輔導的經驗,也見過各式各樣被稱作「問題少年」的孩子;在路上,若偶然瞥見幾位染著滿頭金髮、嘴裡刁著煙、身上刺龍刺鳳,蹲坐在地上,嘴裡說著粗俗髒話的青少年,我仍會感到有些懼怕。

正確來說,我對於他們的眼神中流露出來的輕蔑與敵意,感到不安。

這些半大不大的孩子,他們的打扮與舉止,正試圖吸引旁人的目光;但他們的眼神,卻正在告訴你:「離我遠一點」或「別惹我」。這正是所謂「不良少年」給人的感覺。

我的內心不寒而慄。每當這感覺湧現時,我總會提醒自己,每一個孩子身上都有著傷痛的故事,不為人知,需要被聽懂、被理解。

印象中,有個在學校因到處惹事而被記滿三大過,面臨休學處分的孩子,他在和我談話時,不經意地說出了:「如果可以好好唸書,我也不想惹事呀!

這句話,令我有些意外。因為,每次與這孩子會談時,他總是流露出冷漠的神情,對我的關心與提問,不理不睬。有時候,還會顯得過度老成地反問我:「這一次又要聊什麼了?」

但那句話,卻著實讓我楞了一下。

一般大人大概會說:「那麼,你就像其他同學一樣,好好唸書不就行了,幹麻非得闖一堆禍呢?」這類的說教,他聽過太多次,早就麻痺了。如果這些道德勸說,能讓他覺悟並痛改前非,他早就醒了。

然而,他為什麼仍要渾渾噩噩地度日呢?

就是因為醒著太痛苦,又沒辦法像一般孩子一樣,踏踏實實地生活著,唸書、補習、社團、友誼、愛情……什麼的,只好沉淪在自我破壞的世界中,甚至,遊走犯罪邊緣。

沒錯,只差一點點,他就踩到犯罪的紅線。

他在網路遊戲中遇到一群戰友,其之一人告訴他快速賺錢的門路,慫恿他一起去當車手。本來都講好了,但那天他因為睡過頭沒有前往,而其他車手被早已跟監多時的警察一舉查獲。他們大多是未成年、逃家或輟學的青少年。

這孩子的父母離婚得早,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帶著弟弟離家,他與從事送貨的父親同住。父親工作不穩定,常常醉醺醺的回家,心情不好就對他怒吼,甚至拳腳相向。

他覺得母親離開父親是對的,而自己很早就下定決心,只要有能力,要趕快離開父親身邊,他就自由了。然而,一個孩子要如何獨立生存?他得要有錢才行。也因為如此,特別容易受到金錢誘惑而被詐騙去做不法勾當。

心理學家曾對監獄裡重大刑事案件的受刑人進行訪談,發現他們或多或少都有著心理創傷,也就是,成長過程中沒有被保護與善待,而是經歷喪親、家暴、虐待、性侵、遺棄或者長期孤獨。他們無法循著一般常軌正常長大、獲得成功;為了生存,他們必須從事不法勾當,透過詐騙與拳頭,來獲得自己所需。

最後的下場,就是入監服刑,證明他們就是個失敗者。

其實,打從很小的時候,他們就認為自己不好,早就是個失敗者了!

然而,在他們還是個孩子時,他們要的只不過是被理解、被支持和被肯定罷了!

如果,我們能夠及早辨識出這些受傷的孩子,為他們做些什麼,而不是複製傷害在他們身上,也許,社會上或監獄裡,就會少了一個壞掉的大人。

韓國少年法官千宗湖所寫的《我所遇見的少年犯》一書,也赤裸裸地揭露了這個事實,每個犯罪少年的背後,常有悲慘與不堪的成長經歷。他們難道不想和其他同學那樣,好好唸書,未來找個工作,擁有安穩光明的人生嗎?

當然想!但他們做不到。事實上,他們也曾努力表現良好,但大人在他們身上早早就貼上壞小孩的負面標籤,遮蓋住那些微小的努力與進步。到最後,他們也認同這標籤上的內容,認為自己就是個天生的壞胚子。

我衷心期待,所有的家長或老師,都能閱讀《我所遇見的少年犯》這本書。在一個又一個令人心疼與鼻酸的案例中,深自地檢討身為大人的我們,是如何把這些不幸的孩子推往犯罪路上。

當然,只要你願意改變看待他們的眼光,你也可以成為這些孩子的貴人。

(本文為《我所遇見的少年犯:韓國少年法官千宗湖,八年間遇見一萬兩千名青少年的故事》(聯經出版,2022)一書推薦序)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https://listenpsy.com/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作家,為長期與青少年孩子工作的心理助人者。曾任中學輔導教師、輔導主任,目前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小時候立志當上教育部長,長大後只想開個快樂電力公司。內心住著不安分的靈魂,寫作、演講、工作坊什麼都來。著有《脫癮而出不迷網》《正向聚焦》《擁抱刺蝟孩子》《受傷的孩子和壞掉的大人》、《叛逆有理、獨立無罪》、《此人進廠維修中》等書,為2018年博客來、讀冊百大暢銷書作家。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

注目新書《正向聚焦》

spot_img

注目新書《擁抱刺蝟孩子》

spot_img

熱門文章分類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最新留言